是Wi-Fi啊

【巍澜】面馆

就是哥嫂对面面的惩罚啦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大学路新建了一家面馆。






这家面馆像是被财神爷选中了一样,每次开馆都排满了人。那人潮里边,有着九十多的大爷大妈,也不少十一二岁的小孩子,都两眼闪光地朝里望,一个个用力地嗅那传出的香味,然后露出一副心旷神怡的样子。






面馆里有只胖黑猫,有灵性的吉祥物一枚。许多女大学生每天带着油炸小鱼干去喂,他就用那胖爪子扒拉两下,啃两口,然后将嘴巴弯成一个弧度,像是微笑一样。然后,他就看着那些猫奴们捂着心口,发出无声的尖叫。然后,背对她们时,对这些愚蠢的人类表达的“鄙视”。






这面馆的火热,也少不了那两位帅的飞起的老板。虽然面馆的生意都是作为副业来干,但他们依旧抽出许多时间去煮面。两位老板,一位主业教授,长得斯文秀气,让人想发出尖叫;一位主业是个局长,痞帅痞帅的,但是总被常驻这家面店的小女生说是可爱,他也就笑着看看姑娘们,然后用不可描述的目光看向那位教授,导致许多入腐门的小姑娘谈及他们时总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,这也是后文了。






除了眼睛能怀孕之外,这家面馆也是个妥妥的实力派。那面就不同于其他面,细得不可思议,还弥漫着银色的光芒,就连干面都散发出花的清香。煮熟了之后,不放任何调料,也能让你的味蕾跳华尔滋,你会感觉到一种震撼,好像在次感受到了生命的意义,神清气爽。并且吃面的顾客在那一天每时每刻都会感到快乐。






只是,面馆也有个规定。每个月开店一次,每次卖完即止,所以那些吃到的人该有多幸运啊。但是他们在品味时,总会感到一阵忧怨的目光望向他们,有时候会冻的人一个哆嗦,只不过面的温热总是及时的遮挡住了那阵目光的寒冷,他们依旧会开心地度过那一天。






如开头所说,它的开馆日期也是规则的,每月一号的5:30。有的顾客早早地就去等待了。有的时候,他们会听到一声杀猪似的惨叫,不过最多维持一秒,他们也就不在意了,安安心心地等待他们开馆,然后准备着快乐地度过一天了。






只是许多年后,这家店关门了,一点征兆都没有的关门了,消失得快得像是从没有过,没有顾客知道为什么,不过有时再次提起那家消失的面馆,还会两眼放光,夸赞一番。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在西安吃面突然想到的梗。



真的好短哦…………